首  页    简  历     书画作品

  

    

邱行槎



   前些年我回大陸探親,見到我的胞兄行湘,一見面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好福氣」。我在暗想:第一、八年抗戰,我安然渡過;第二、我有妻兒子女相伴;第三、我的身體比他健康;第四、他認為我學有所長。這些都是事實,回顧我這一生,幼年時期體弱多病,及至長成又逢抗日戰爭爆發,隨軍旅輾轉流離,與家人聚少離多,大時代的動亂,固然造成了此生許多的缺憾,但何其有幸卻能屢逢貴人,往往在生命的轉折處拉我一把,使得我最終仍能擁抱一生中最大的志趣─繪畫,每思及此,莫不深自慶幸感激,前塵往事齊湧心頭,僅藉以下的回顧以及這本畫集感謝所有曾經給予我指導與幫助的人。


童 年


    我幼年家居江蘇省溧陽縣南渡鎮邱家橋,視野遼闊,風景優美,家中經營稻行,上有七位兄姐,下有一弟一妹,因出生時家中正逢變故,缺乏照顧下自幼多病,七歲時才由任教於附近小學的長兄行全每日背負我上下學,但不久後又因病輟學,這段臥病在家的日子,可視為我與繪畫結緣的開始,因為當時整日只能躺在床上,百般無聊之際,環顧廳堂上擺設的書籍圖畫,漸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甚至以手指臨空摹寫一番。一直到二十歲我才從新回到學校,繼續未完的小學課程,一開始因為年紀老大,受了不少的嘲笑,後來因為成績優異再加上繪畫上的表現,竟成了校中的名人,且得到美術老師的鼓勵,後來並順利的考入上海美專國畫科,那時我已經二十五歲了。


 
藝專與軍旅生涯 


    進入上海美專後,正慶幸從此能在一個專業的環境下潛心在繪畫上求發展,未料不久後抗日戰爭爆發,我在母親的首肯下,追隨先父以及兄長們的腳步投入軍旅,考入中央軍校,民國28年畢業後分發至第二戰區(山西陜西)服務,民國31年時因護送胞妹至四川夫家,遂有機緣在重慶竭見了著名的徐悲鴻大師,並承徐大師厚愛推薦我至國立藝專,能夠再度重回校園學習美術,使我倍加珍惜,這段日子裏並多虧謝海燕老師的關愛資助,才能讓我在不愁衣食的情形下專心習畫。背負這麼多人的恩情,我亟思要有所回報,因此一待國立藝專畢業後,我又立即重回軍旅,以繪畫專長投入國軍的文宣工作,報效國家。


軍旅與指畫 


       兩次投身軍旅的過程裏,使得我有機會隨著部隊轉戰於湘、鄂、陜、晉、豫、冀、浙、贛、皖、蜀等各地區,錦繡山川之美盡入眼底,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無論在視覺或心靈上都是極為難得的洗禮,藝專教室裏的訓練,必需要透過實際生活的經驗才能真正展現出藝術的生命力,所以中國畫強調「胸中羅丘壑,指端生雲煙」,因此,這一段的軍旅生涯對我的藝術創作有著極為關鍵性的影響,而除此之外,事實上它也導致了我在藝術表現形式上的一個較為與人不同的特色,那就是─指畫,指畫藝術的源起,有史可考者可源自唐代,清朝時並曾盛極一時,至於我以指作畫的理由,一開始則是因軍旅生涯中畫具攜帶不易,更為了省錢,因此索興以指代筆,而當時描繪的題材極廣,舉凡山水、人物、花鳥、蟲魚,都成為我的指畫題材,那時到是沒想到,日後指畫竟會成為我最偏好的創作方式之一,甚至成為了一種極重要的特色。


 
遷台、教書、台東歲月 


    抗戰結束後,我亦自軍中退伍轉任教職,民國37年來台後,先後擔任板橋中學,彰化女中美術教師的職務,能同時兼顧繪畫創作,並且進一步傳播藝術的種子給下一代,對我來說已是于願足矣,及至明國44年遷居台東後,這個美麗而純樸的山城,深深地吸引了我,定居至今匆匆四十四個年頭過去,在這進半個世紀的歲月裏,我除了分別任教於台東師範學校及台東商職之外,最快樂的還是能不斷從事繪畫創作,晚近雖因年歲較高身體微恙體力稍減,仍時提畫筆,此外每日蒔花弄草徜徉花園、菜圃之間,過著近似隱居生活,回顧前半生的戎馬倥傯,再對照今日的怡然自得,自忖這一路行來,何其有幸能有繪畫忠實陪伴並記錄了我的喜怒哀樂,聚散離合,目前的田園野趣使我蘊積更多的能量,更豁達的心境,年雖九十,待學習與努力的尚多,只要體能許可,仍不忘每日的功課,以求不負我心。

 

 

 

   相关评论:

邱行槎畫册 序                      潘安生
邱行槎畫册縣長序        潘聰文 
邱行槎畫册文化局局長序        

  五伯——邱行槎先生                     俞惠英

畫如其人──論邱行槎先生的繪畫風格  林永發

 


      

溧陽書畫網    Email:ly.sh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