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阳书画网-溧阳书画网首页--lyshw.com 介绍溧阳市书画家,书画作品- 天目湖画廊
|  首 页
| 书画常识
| 服务指南
| 书画交流
| 名作欣赏
| 书画展厅
| 溧书画家
| 画展掠影
| 少儿书画
| 相关摄影
| 自助建站
| 综合信息
| 教学园地
| 理论文章
| 网上抒怀
| 旅游景点
| 溧阳风情
| 古城旧话
| 书画论坛
| 本站留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上抒怀 > 浏览正文
选编旧刊《时代漫画》的怀念(沈建中)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年09月18
  发布者:沈建中 发布时间:2005-9-27 阅读:2965

 

A13.jpg
A14.jpg
A15.jpg
A16.jpg
A17.jpg
 
 
 
 
 
 
 
 

 

    ◆沈建中

    七十年前的《时代漫画》杂志,堪称一代漫画大师和经典作品的摇篮,当年漫坛翘楚如今老前辈们却昵称“时漫”。在一个郁闷的下午,惯性使然去了公共图书馆,当要离开这使我渐渐陌生的地方,遇上久违的友人,约我为“时漫”编个选本,就这样纵有烦恼亦不生厌,每天散工后匆匆归家,凭着自我旨趣和理解,小心翼翼地忙着活儿。目下已印行,我希冀能与读者结伴分享这份旧年的温馨,倾听穿越时空传来的熟识笑声。然而,围绕此刊所涉及的人事又在我脑海里盘旋。

    1初识《时代漫画》

    上世纪80年代末,文史学家魏绍昌说起从前常到大新公司楼上看漫画展,又说到12岁时写了小小说《明白》,投寄给“时漫”,不仅登了,最兴奋的是居然由鼎鼎大名的陆志庠画了插图。“侬晓得口伐?三十年代勿得了咯杂志!”眉飞色舞之余,他同意给我看那刊物。翌日,他在北京西路居所,从旧式木橱里取出报纸裹着的这套杂志,很快翻到第7期刊有他文章的那页,魏老说,其实写的是他四舅,一位有绅士风度的糖厂经理,决不会和奶妈去逛大世界;陆志庠画的却是穿短打男士和姘妇玩大世界,是其太熟悉平民生活的缘故。

    由此,让我遭遇了一杯极品“咖啡”之诱惑,指间细细流过的泛黄脆弱的片纸,醇味扑鼻。那些手绘四格、六格和八格画框像大长方形巧克力,轻轻地拂起银纸,蹦出了一块块可爱的王先生、小陈、牛鼻子、阿斗和蜜蜂小姐之形象;还有讽喻可口的华夫味道,如摩登的花费、小姐的姿色、科长的铮亮皮鞋、经理的哔叽呢西装、女职员的额外报酬、宁波太太的尺寸、苏北姆妈的无奈、有轨电车黄包车、香槟爵士狐步舞、红烧带鱼罗宋汤、老实人讲谎话。一页页世俗哲学,如是甘甜,尤为苦涩,像咖啡因拨动感官的记忆,撩人怀念。

    魏老对我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和民国漫画,代表每个时代的最富有特色、创造力及名家荟萃的文艺种类。”此言在我闻所未闻。还兴冲冲地给我看他写给叶浅予的信:“您在三十年代上海所生的这批宝贝(王先生11本,小陈2本),五十多年来,全部栖身我处,历经两大战争与多次运动,得以险存,可谓大幸。如今能随老兄同返故乡桐庐,此乃其最好之归宿。”当时,叶氏抵沪开画展,旧地重游不禁念旧,“八·一三”后仓促离沪,来不及从牯岭路上海杂志公司取回底稿,抱憾半个世纪,遂有魏老信中所述自己贡献藏品的义举。

    那时,我对魏老倍加呵护的“时漫”怀有觊觎阅读的心情,他常命我翻拍抄录所需图文、查核史料,我总是乐此不疲。他利用此刊编了几本小册子,起初销路尚可,不久便停印了。接着,他的寓所动迁又装了心脏起搏器,我去他交通西路新居探望,见他衰弱,谈起四处联系重印“时漫”无成,情绪低落。我最后见到他是2000年5月26日下午,他在病床上兴奋地说,出版社有此打算,等出院后接洽。就在7月14日傍晚,宗江先生来电打听魏老近况,我即致电魏家询问是否出院,岂料竟是噩耗,当日凌他晨于睡眠中离世。重印“时漫”成了他未竟的心愿。至于他的民国漫画可与唐诗宋词并列的高论,迄今无人推波助澜,亦为憾事。

    2探询鲁少飞其人其事

    十余年前,《文汇读书周报》登了漫画“文坛茶话图”,画了1930年代沪上一群作家,引起我的好奇。恰巧魏老远赴域外讲学,我跑去问施蛰存,老人说原载1936年的《六艺》杂志,出自鲁少飞之笔,不但画得像,连每人的神气都画出来了。不久突起波澜,对于这幅充满时代感的经典作品,鲁氏否认是他画的。而施老认为,问题出在此画以邵洵美为东家。我感到鲁氏既了不起又显神秘。

    魏老返沪后说确实鲁氏画的,当年甫一刊出就引起轰动,又找出那期杂志,把图复印下来并注明画中32位人物名字,惟有画在门外露出头顶的三人无法考证,会不会是曾被归入鸳鸯蝴蝶派的作家张恨水、包天笑、周瘦鹃呢?他很赞同施老在《鲁少飞的心境》文中对鲁氏“拒不出土”的不解与理解。当时听了不甚了了,经过多年跌撞才体会出内中三昧,知识分子的命运往往由他周遭非常人事所造就。

    这幅漫画勾起了施老对“时漫”的情致,他不住念叨“当年这批人,只有叶浅予、丁聪还发表作品,光宇、正宇都下世了,还有好些人不知下落。”当他得知鲁氏平安无恙,高兴道“这是最后一个我念念不忘的画家了。”我问:“当年您与他来往吗?”答:“认识,那时下班后在新雅茶室里常常碰面,虽无特别来往,但他的杂志每期寄给我。”“您为何挂念他呢?”“这个人是三十年代上海一流的画家,我最为欣赏的就是他。”

    我萌生了解鲁氏其人其事的想法。这位30年代影响最大、出版时间最长、培养作者最多的“时漫”主编,连翻几本“名人词典”都无条目,而魏老对我翘起大拇指:“鲁少飞!上海漫画界的一只鼎!”方知他生于1903年,上海县人,其父是专画神像的巧匠;1920年到商务印书馆当绘图生,创作长篇漫画《改造博士》和《陶哥儿》轰动一时;曾在国民革命军创作宣传画;与同道在山东路合办中国美术刊行社,出版《上海漫画》,参与发起第一个漫画团体“上海漫画会”。在上海、广州主编抗战漫画刊物,又辗转西北,被军阀盛世才囚禁;曾因创作时事漫画而几次贾祸。建国后在北京从事美术编辑。

    这位卓有成就的漫画家、编辑家,向来安于沉默、不求闻达,在他的长寿生命史中备受同行尊敬。我托魏老打听后得知,他常来上海小辈处暂住,当时已回京城;听说他的退休生活乐陶陶,日跑菜场、逛书店、喝老酒和练毛笔字。

    3 幸得范用老人帮助

    1995年,听说鲁氏为范用画过漫像,遂赶往方庄范府探听。那时,范老在过马路时不幸被撞伤,出院后在家撑着拐杖。我慰问几句后,还是硬着头皮请他介绍我去拜谒鲁翁,不料范老哀道:“刚去世。太太过世后,他不吃不喝,没多久也下世了。”我心头一颤,侠骨柔肠,鲁翁在我心目中更富有悲壮的传奇色彩。

    “时漫”许多作者,居然都是范老的挚友。我坐于范府客厅闻名的竹茶几,尝啜上乘紫砂壶泡的香茗,他边津津乐道:“我小学生时就迷恋‘时漫’。”边拄着拐杖往书房跑,一会儿抱来这份杂志,可惜纸质脆弱,装钉锈蚀,是随主人历经战乱迁徙所致。他早就筹划影印该刊,专门请鲁氏等作者题词,取出给我观赏,替我斟上“XO”,满室陈纸旧趣。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温馨依旧,挥之不去。我藏有这位出版家写的“重印‘时漫’几种设想”,拳拳之心,只是终究未果。他因腿伤困扰,便让我跑腿,又征集了几份题词。

    我无缘谋鲁翁之面,在范老的引荐下,听丁聪老人说鲁氏胖乎乎,活像弥勒佛;在1920年代为丁聪大妹画了肖像,珍藏了六十多年,在鲁氏八十大寿时,作为礼物送还他。我还拜访了苗子夫妇和张仃、蔡若虹诸老。当时范老不住痛惜我未及访问辞世的胡考,1984年同仁聚于胡家庆贺创刊五十年,正好10人一桌,“罗汉请观音”,观音就是主编鲁氏,请他致辞,竟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返沪后,我谒见了万籁鸣、万古蟾和特伟,南下广州访廖冰兄,赴成都访车辐,几位耄耋前辈都在该刊拓荒耕耘,一个甲子过去了,仍然一往深情。

    见过叶浅予为同仁们画的速写肖像及自画像,苍劲白描、枯涩笔调,动人至美且忧伤无尽。那年2月冒寒北上,范老让我去叶老寓所访问。话题照例是“时漫”,他清瘦脸庞上忧郁的大眼睛闪烁出明亮的眼神;当年这双眼睛承载着无数次激情火花,擦亮“时漫”的版面。我问画上签名是否日文?答:“不是。也非拼音,是浅予两字拆开横写。”“光宇、苗子也这样签名。”“当年上海滩土洋杂交的时髦做法。”“您在‘时漫’上画得真多啊。”“那时才二十来岁,家庭开销挺大。在上海只需凭本事拚命干,就行了。”见我醉心于“时漫”,便取出刚出版的漫画精装本题辞赐我。我踽踽独步北总布胡同,感觉漫画细胞融入血液中的叶老应属于那个“漫画时代”,可惜世事难测,饱受悲苦。同年5月,叶老谢世。至此,当年最出力的三剑客张光宇、鲁少飞和叶浅予,都驾鹤远行了。

    4 听了好几年的故事

    “时漫”犹如岁月打磨过的流行咖啡豆末,在我看来,迄今时尚依旧,已为经典。当年在一批受过创伤的文士的幽默笔下,搅拌出了灿烂造型、辛味结构、惊心笔触和诙谐线条的滋味,仿佛忧郁时光需要休闲运动来激活一般;而那些视感糯软的“伴侣”,优雅、睿智和含蓄,最好能在夜深独处时分阅读,或许会手心冒汗以聪慧疗救烦恼,或许心律欢跳以力量慰藉忧伤,是历经风霜的成年人极好的小憩读物。

    于是,让我陷入那个遥远时代的万花筒:“一·二八”战后,上海开始新一轮的复苏,但日寇仍虎视眈眈,平民生活日趋艰辛。张光宇、邵洵美、曹涵美、张正宇和叶浅予联手在福州路新月书店挂出时代图书公司的招牌,其中委托鲁氏主编“时漫”。一个历史性场景清晰地显现了:1933年末的寒冷夜晚,福建路同兴楼菜馆,鲁氏代表时代图书公司宣布出版“时漫”,请诸位踊跃供稿,漫画家三十余人频频举杯。

    文人的生存环境向来坎坷,艺术家办刊难上加难。我了解了“时漫”逸闻及作者踪迹,如该刊威武不屈的标识、主编“事事要不浪费”的时髦、稿费发不出的窘境、嘲讽蒋介石而锒铛入狱;“牛鼻子”黄尧移居吉隆坡,当中学校长,写了一部关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华侨史的《马新华人志》,1987年病逝;还知道梁白波凄美的爱情往事,这位当年红极“时漫”的女画家与叶浅予投身于抗日漫画宣传队,在武汉结识了陆志庠的同乡、空军轰炸机驾驶员,一见钟情,收起画笔,远走高飞。叶氏为失偶痛苦,更叹惜“漫画界从此失去了一颗发光的彗星。”白波后来随夫去了台湾,情感生活凄苦,导致精神分裂,郁郁而终。更让我唏嘘不已的是,“时漫”的天才汪子美,1957年在重庆被打成“右派”,发配深山劳改二十年,回来已是家破妻离,他“高高的个子,身穿深灰色旧呢子大衣,一头灰白头发,面容清癯而无表情,对谁都显得很冷淡。他一坐下便摸出一根长雪茄烟点上吸起来,似乎烟瘾很大。”有人劝他再拿起生花妙笔,他答得干脆:“不!”

    如是,听长者讲故事,依稀辨认一粒粒遗落在荒滩被沙隐没的珍珠,迷恋拾掇并绵力串连起来,寂寞的日子便在交错时空间倏忽滑过了好多年。

    【作者简介】

    沈建中1960年生于上海。职员,业余从事近现代文化、金融史料的收集、整理、研究和写作。曾在上世纪90年代的十年间,对二十世纪文坛学界的杰出人物进行考察,先后采访三百余人。著有《问迹觅影》《人道主义》《世纪肖像》《文化中国》《施蛰存年谱》《贾植芳年谱初编》,还出版有访谈录《世纪老人的话·施蛰存卷》《世纪老人的话·贾植芳卷》。编有《救亡漫画》《抗战漫画》《长相忆》(赵清阁)《近代中国经济社会》(贾植芳),以及施蛰存《北山谈艺录》《唐碑百选》《云间语小录》《闲寂日记·昭苏日记》,凡十几种。

    

  ●《时代漫画》创刊号封面,由张光宇设计

    ●1995年12月廖冰兄欣然题词

    ●为纪念《时代漫画》创刊50周年,该刊部分同仁在胡考家聚会。前排左起:胡考、叶浅予、鲁少飞、陆志庠、张乐平,后排左起:宣相权、黄苗子、丁聪、王乐天、沈同衡(胡小胡摄)

    ●鲁少飞、叶浅予、丁聪等大家为友人范用所作漫画像

    ●1994年6月作者访问万籁鸣老人(右)

 
Tags:溧阳 书画网 lyshw lyzg
 
浙江艺术网
美术中国

溧阳文化网 中华艺术界 何水法国画艺术世界 中国原创艺术网 中国书画家网
美术家网 怀风堂 泰山画家网 中国书画之家 红顶轩画廊
容奇水乡画廊 中华书画名人网 若泉斋书画收藏网 东方文化艺术网 更多链接 >>>

 网站首页 | 友情连接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在线客服

 溧阳书画网  版权所有 Email:ly.shw@126.com [网站管理]  

制作维护:溧阳之光   联系电话:0519-87990970    Q Q :272916771 

苏ICP备0600653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证030014号  

经营性网站登记注册号:023202002032500017 电子证书

                                                  


Google
 
GOOGLE 溧阳书画网
Powered by: ACTCM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