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阳书画网-溧阳书画网首页--lyshw.com 介绍溧阳市书画家,书画作品- 天目湖画廊
|  首 页
| 书画常识
| 服务指南
| 书画交流
| 名作欣赏
| 书画展厅
| 溧书画家
| 画展掠影
| 少儿书画
| 相关摄影
| 自助建站
| 综合信息
| 教学园地
| 理论文章
| 网上抒怀
| 旅游景点
| 溧阳风情
| 古城旧话
| 书画论坛
| 本站留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文章 > 浏览正文
中国画要有自己的艺术风格 (王汉林)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年03月05
   中国画艺术搏大精深,中国画画家不知其数,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的大师型画家屈指可数,其原因就是要有自己的面貌与风格。以现代著名中国画大师为例,陆俨少以书法线条入画,傅抱石的散笔皴法,李可染的大胆泼墨……都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 画家与画匠的区别是:画家不但能够全面地掌握绘画技术,而且在其艺术表现中有着十分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画匠虽然也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技法,但是他们的作品多以摹仿前人的粉本,抑或重复前人或今人的技法,很难看到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因此,在绘画艺术领域里成为一个一流的画匠很容易,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就不那么简单了,若称之为大师仅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还不够,同时还要建立起独立的艺术体系与艺术理论,这就需要画家在此基础上,还要具备深厚的文、史、哲等其他学科的知识,才有可能登上大师的台阶。在一张作品中融入诗、书、画、印。耐人寻味在不失作品的内涵。
 绘画对一个画匠而言是一门专业技能;绘画对画家而言却是一门学问。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靠的是自己的艺术才华与对艺术的独到见解。对记事状物的领悟,因此要想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画家或大师级的画家,离不开人的艺术智慧、广泛的学识,以及对人生、自然的体验与感受。
    掌握了绘画的能力,这对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只走完了一半的路途。绘画能力是 “术”,艺术风格是 “理”。 “理”不通,又怎能建立有理论根据的艺术风格。艺术风格犹如是画家的一面镜子,它不但可以反映出一个画者的艺术才华,而且也能够反映出画者的艺术修养。中国画的艺术创新如果离开“理”——中国传统哲学的指导,则无法体现出中国文化的底蕴,也不可能产生什么难以摹仿的“术”。“术”只是一种方法,一旦被人所掌握即无秘密可言,然而作为绘画艺术,真正难以摹仿的是画家的艺术思维及作品的内涵。真所为“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呀,离开这些,技法再新奇,也只能是一件无艺术灵魂的装饰品,不可能达到绘画应有的艺术境界与艺术价值。
    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这就如同一个产品,必须要树立自己的品牌一样重要。一个在其作品中体现不出具有独到艺术风格的画者,很难成为一位优秀的画家。凡是学习中国画的人,如果对中国画发展史、古今画论以及中国画技法论等都未有深入的了解,这又如何能够产生一流的艺术作品?可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画家是何等之难。好的作品要有精辟的理论支撑,绘画艺术是视觉的艺术,其表现与否一览无遗,要把潜在的思想融入画幅的笔划之中是何等之难。
    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要有理论根据,没有理论支柱的所谓风格很难成立,不可能产生伟大的艺术。我们常常出没一些美术馆、展览馆,往往不看落款具名就知道是谁的作品,对这个画家来说己经形成了自己的笔墨风格,笔墨风格体现出的是画家本人的个性与艺术才华;风格不是随心所欲、无所顾忌,风格是建立在文化底蕴与理论基础之上的。翻开古今中外绘画史书可以看到,世界上没有哪一位具有独到艺术风格的大师其作品不是建立在坚固的文化底蕴与理论基础之上,否则也不可能称之为“流派”或“学派”。
    当前一些中国画家为了创造出自己的艺术风格,大多都倾向于对“术”的变革,其结果是难以跳出原有的艺术思维模式。实际上要想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根本的道理是,首先应对如何建立自已的艺术风格要有充分的认识。
   画家在研究建立艺术风格问题之前,首先要对其艺术思维进行深入地研究,与此同时建立起对艺术本身的个人见解。只一味地摹仿、学习前人或别人的优秀之处,缺乏研究与思索,是远远不够,画家的见解来自于对绘画艺术本身的认真研究与探索;对本民族文化深入透彻的理解;对文、史、哲等其它学科的全面通晓;对生活与人生的充分领悟;对社会的广泛认识;对自然的美好追求,这些是赋予艺术生命及内涵的基本要素。
  绘画艺术的成就与否取决于与众不同的艺术表现,对此,技法的创新与突破同样是关键。然而,要想使技法达到根本上的创新与突破,靠的不是僵化的艺术思维,而应从“理”的层面上去认识技法创新的问题,所谓突破才有可能实现。中国画的技法创新与突破之“理”来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传统的基础上得到升华与发展,从而改变画家固有僵化的思维模式,注入新的艺术思维方法,创造出奇制胜的效果,在此基础上构架出新的艺术体系、新的艺术概念、新的绘画表现形式。在中国传统的哲学理论中蕴涵中国画的发展规律,展现了中国画的发展空间,创作出相对完美的作品,建立自己中国画新的艺术形式与新的表现技法,产生新“术”的理论,只有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画发展存在着密切关系,就不难认识如何建立艺术风格的理论。
作品的表现要反映出中国画的文化内涵,体现出中国画的艺术本质与艺术品味。成功的画家、大师其作品不仅能够表现出新的艺术形式与新的表现技法,重要是他们的作品赋予了艺术灵魂。有道是:心到意亦到,笔到神亦到。“神”给了一支画笔,画出“神”的艺术境界。这样的作品才能够称之为“神品”。
    客观地看,中国画家面对如何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问题,很少有人从中国传统哲学与中国画发展理论中去探索、去研究。而是在一些所谓的具有某种创新风格上去反映不同的认识与不同的表现类型。是不够的。
思维形式产生艺术风格。以古人的技法为基础,在原有技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良或综合利用。如:线条的变化、皴法的变化、大小写意的变化,以及兼工带写的方法等。在“意象”艺术思维的指导下,产生很多种风格上的变化,但是,由于“意象”形式本身具有的局限性,使得“意象”艺术形式发展到现在已集其大成,因此造成很多画家无论再怎样力求变化,也很难跳出“意象”思维的艺术模式。改良的方法并不难,难的是建立自身的艺术体系。若以改良而论创新,只要有一定才气的画家都可以做到,如中国画的皴法,自古以来从小披麻皴到大披麻皴;从小斧劈到大斧劈。此后,在这两种皴法的前提下又出现了米点皴、云头皴、雨淋皴、钉头皴、乱麻皴、留白法,乃至泼墨等,实际这些都未曾离开中国画“意象”的体系。我们是否可以用其它方法反映山石的质感呢?有点自家的风貌呢?
    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切都在进步,工具也在进步,不可能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有人反对工具的改良,这是一种墨守成规的意识,在中国画创新与发展的今天并不可取。从古至今中国毛笔的变化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如:中国毛笔从羊毫到狼毫,乃至鸡毫,从小笔到大笔,乃至到刷笔,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变”字,因此那些视工具为绝对不变的观点是错误的,只有“变”才是发展。世界上任何一门学科都存在一个“变”字,没有“变”就会停滞,作为绘画也不例外,无论笔的变化还是技法的变化都标志着发展。改良笔具的做法,主观上是想借助各种毛笔的形态变化,能够体现出某种水墨风格上的变化,用一种人文精神贯穿于笔墨之中,产生理想的结果。如:有人将笔的毛修剪成各种形态;也有人放弃传统的毛笔改用大、小板刷或排笔,亦有以毛笔、排笔、板刷几种笔兼用;甚至有的人干脆就什么笔也不用,而用手指或其他方式等。画家在创作中采用这些方法,无非是为了在其作品表现中体现出一些区别于古人及今人的艺术效果,然而这些做法均属在“术”中求变。由于没有一定的理论作为支柱,所以这些方法无论怎样变化也都万变不离其“意象”之宗,未能跳出“意象”思维模式。为了建立中国画新的表现方法,改变或采用一些不同的笔具,这在中国画创新的发展中只能算是一个方面,而根本应该解决的是创新理论问题,用坚不可摧的理论支拄来指导工具的改革,赋予笔墨的效果。

    以工艺制作的方法力图制造出某种风格,如:用水拓、矾水、撒盐、油漆拓、揉纸等等,花样繁多,这也是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出现的一种怪现象。可以理解的是,运用这些工艺制作的方法是为了产生某种效果。的确,这些工艺式的方法能够产生一些与用笔不同的现象,但是细加品味终离不开工匠所为之痕迹。中国画的艺术表现本质,不仅局限在毛笔、墨色与宣纸的特点上,更重要的是还要表现出画家的艺术功力、艺术修养与渊博的学识,离开这些即失去了中国画应具有的文化内涵与艺术本质。运用工艺制作的方法,根本无法体现中国画独特的文化底蕴与艺术风格,而且给中国画的发展带来了不应出现的错误导向。中国画发展到现今科技发达的时代,改变及利用一些现代的画具这意味着是一种进步,然而将与绘画艺术有着本质区别的工艺制作引入中国画的艺术创新中,其结果必然会将中国画的艺术发展引向绝路。对此赵无极先生曾说过:“反正绘画必须用笔,离开了笔那不是绘画而是工艺。”“那些制作出来的画,只能算做工艺品,谈不上是绘画艺术。”
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种“中西结合”的说法。流传到今天,所谓的中国画要“中西结合”才能够发展,已经成了一种时髦的认识,好象离开了“中西结合”中国画就再无发展之路了。这种认识实际是一种缺乏理论根据、偏激主观的臆断。从当前出现的一些所谓“中西结合”的中国画作品来看,展示的现象完全体现出了某些画家对“中西结合”问题的肤浅认识,这些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多以摹仿、借鉴,甚至是抄袭西方绘画技法为主要手段,很少能体现出独立的艺术思想。从这种作品中看不到可行的理论依据,更看不到什么创新的东西,有些甚至已经失去了中国画的艺术本质。在这些现象中可以看到的是,所谓的“中西结合”只重在学习西方已经成熟的艺术形式而已,并未从理论上认识到“中西结合”所包含的本质是什么。并不是在一张有线条的画上大面积泼上一些色彩就是“中西结合”,这是用一种病态行为对待绘画,也并不是在所谓作品中表现出的多是丑、脏、怪,好象别人看不懂就是创新,是“抽象”。古人在论其书画艺术强调“神采为上,形质次之”不无道理。
    一个画家的艺术风格与艺术特色不是制造出来的,更不是丑化出来的。风格与特色的形成,包含着画家对艺术本质的深刻理解,个性的展现,才华的流露。那种为了风格不惜丑化艺术的心态,永远也不可能创造出独特的风格,有句俗语讲得好:“天下决没有免费的午餐”。成功只为那些勤奋、认真又有才华的人准备着。
在如何建立起自己的艺术风格问题上,许多画家一直苦苦追求,绞尽脑汁,然而却收效甚微。为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
对中国画发展规律的起源、中国画理论的形成、以及中国画的艺术特性进行过认真地研究,“读万卷书”宋代著名诗人陆游书房有副楹联“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要定了心来读点书,读点画论,对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有所帮助。潜心研究中国画的发展理论与技法理论,在“意象”“象意”“悟象”三象论上下一番苦功,只在“意象”单一思维模式中寻求“术”的变化,只能使中国画的艺术思路狭窄,让深奥的理论指导实践。
  要坚持坐下来、沉下去的求学治学的精神,去却其急功近利、浮躁狂骄、急于求成等不正常的心态,让自己的作品有自己的艺术思维,逐步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
  一个画家若想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必须要闯过三道关,即:A博学,B否定,C建树。所谓博学,就是在学习古今绘画技法的同时,必须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一个出色的画家首先应该是个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旅行家。只有达到了这种文化境界与艺术境界,才能站在高处洞察时代的特性与艺术发展的真谛
    所谓否定,即毫无吝惜地将曾经学习掌握到的技法与理论全部放弃,重新审视自己,在此基点之上研究新的技法和理论。不要为自己所掌握的一点画技和其作品而自鸣得意,所知成了向前发展的障碍,使人失去了艺术智慧,成了名副其实的画匠。沉下来,坐得住,重新正视自我与世界,使之成为真正的画家。
   所谓建树,即在放弃旧的观念中求得新的发展,建立有理论基础的艺术见解,形成具有鲜明独特的艺术流派。建树随心而生,磨练出一代大师。
       惊咤社会与时代的变化。我们如对时代的发展毫无敏感和精神准备,对新的事物一无所知,因此不可能以变化的态度宏观地认识现实,了解其中存在的特点。对于发展变化的时代,便会不知所措、无计可施。“笔墨当随时代”,跟上时代发展的节拍。
   研究时代、理解时代、驾御时代。成为中国画发展道路上的开拓者,不但要有深厚的文化学识及艺术修养,而且站得高看得远,有智慧肯钻研,耐得住寂寞,受得住清贫。在会中国画艺术发展的道上取得成绩,只有这样的画家、艺术家才可能成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画发展的先驱,成为真正代表中国画艺术成就的大师。
    绘画艺术并不意味着是真实的再现,绘画艺术体现出的是画家的想象力而不是视觉,表现出的是画家的内在精神、文化修养以及对事物深邃的洞察与体会,所谓师法自然只是感性的认识,转化为艺术的表现则是理性的认识,这两种意识达不到谐和、互动与统一,不可能在艺术上产生突破。因此只有懂得历史才能认识时代,只有了解民族文化才能知道如何去表现去创新。在绘画艺术领域里,风格体现的是技巧,内涵体现出的是思想,只有将其合为一体,才能称之为完整的艺术。优秀画家作品中表现的是文化、是人性、是激励、是开拓,他们的作品能与人的心灵沟通,其深邃的艺术内涵与艺术美的动人魅力能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与启迪。在世界与社会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欣赏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期望得到更高的艺术享受,我们渴望有更新、更美、更感人的中国画艺术作品问世。
     中国画艺术搏大精深,中国画画家不知其数,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的大师型画家屈指可数,其原因就是要有自己的面貌与风格。以现代著名中国画大师为例,陆俨少以书法线条入画,傅抱石的散笔皴法,李可染的大胆泼墨……都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 画家与画匠的区别是:画家不但能够全面地掌握绘画技术,而且在其艺术表现中有着十分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画匠虽然也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技法,但是他们的作品多以摹仿前人的粉本,抑或重复前人或今人的技法,很难看到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因此,在绘画艺术领域里成为一个一流的画匠很容易,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就不那么简单了,若称之为大师仅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还不够,同时还要建立起独立的艺术体系与艺术理论,这就需要画家在此基础上,还要具备深厚的文、史、哲等其他学科的知识,才有可能登上大师的台阶。在一张作品中融入诗、书、画、印。耐人寻味在不失作品的内涵。
 绘画对一个画匠而言是一门专业技能;绘画对画家而言却是一门学问。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靠的是自己的艺术才华与对艺术的独到见解。对记事状物的领悟,因此要想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画家或大师级的画家,离不开人的艺术智慧、广泛的学识,以及对人生、自然的体验与感受。
    掌握了绘画的能力,这对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只走完了一半的路途。绘画能力是 “术”,艺术风格是 “理”。 “理”不通,又怎能建立有理论根据的艺术风格。艺术风格犹如是画家的一面镜子,它不但可以反映出一个画者的艺术才华,而且也能够反映出画者的艺术修养。中国画的艺术创新如果离开“理”——中国传统哲学的指导,则无法体现出中国文化的底蕴,也不可能产生什么难以摹仿的“术”。“术”只是一种方法,一旦被人所掌握即无秘密可言,然而作为绘画艺术,真正难以摹仿的是画家的艺术思维及作品的内涵。真所为“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呀,离开这些,技法再新奇,也只能是一件无艺术灵魂的装饰品,不可能达到绘画应有的艺术境界与艺术价值。
    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这就如同一个产品,必须要树立自己的品牌一样重要。一个在其作品中体现不出具有独到艺术风格的画者,很难成为一位优秀的画家。凡是学习中国画的人,如果对中国画发展史、古今画论以及中国画技法论等都未有深入的了解,这又如何能够产生一流的艺术作品?可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画家是何等之难。好的作品要有精辟的理论支撑,绘画艺术是视觉的艺术,其表现与否一览无遗,要把潜在的思想融入画幅的笔划之中是何等之难。
    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要有理论根据,没有理论支柱的所谓风格很难成立,不可能产生伟大的艺术。我们常常出没一些美术馆、展览馆,往往不看落款具名就知道是谁的作品,对这个画家来说己经形成了自己的笔墨风格,笔墨风格体现出的是画家本人的个性与艺术才华;风格不是随心所欲、无所顾忌,风格是建立在文化底蕴与理论基础之上的。翻开古今中外绘画史书可以看到,世界上没有哪一位具有独到艺术风格的大师其作品不是建立在坚固的文化底蕴与理论基础之上,否则也不可能称之为“流派”或“学派”。
    当前一些中国画家为了创造出自己的艺术风格,大多都倾向于对“术”的变革,其结果是难以跳出原有的艺术思维模式。实际上要想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根本的道理是,首先应对如何建立自已的艺术风格要有充分的认识。
   画家在研究建立艺术风格问题之前,首先要对其艺术思维进行深入地研究,与此同时建立起对艺术本身的个人见解。只一味地摹仿、学习前人或别人的优秀之处,缺乏研究与思索,是远远不够,画家的见解来自于对绘画艺术本身的认真研究与探索;对本民族文化深入透彻的理解;对文、史、哲等其它学科的全面通晓;对生活与人生的充分领悟;对社会的广泛认识;对自然的美好追求,这些是赋予艺术生命及内涵的基本要素。
  绘画艺术的成就与否取决于与众不同的艺术表现,对此,技法的创新与突破同样是关键。然而,要想使技法达到根本上的创新与突破,靠的不是僵化的艺术思维,而应从“理”的层面上去认识技法创新的问题,所谓突破才有可能实现。中国画的技法创新与突破之“理”来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传统的基础上得到升华与发展,从而改变画家固有僵化的思维模式,注入新的艺术思维方法,创造出奇制胜的效果,在此基础上构架出新的艺术体系、新的艺术概念、新的绘画表现形式。在中国传统的哲学理论中蕴涵中国画的发展规律,展现了中国画的发展空间,创作出相对完美的作品,建立自己中国画新的艺术形式与新的表现技法,产生新“术”的理论,只有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画发展存在着密切关系,就不难认识如何建立艺术风格的理论。
作品的表现要反映出中国画的文化内涵,体现出中国画的艺术本质与艺术品味。成功的画家、大师其作品不仅能够表现出新的艺术形式与新的表现技法,重要是他们的作品赋予了艺术灵魂。有道是:心到意亦到,笔到神亦到。“神”给了一支画笔,画出“神”的艺术境界。这样的作品才能够称之为“神品”。
    客观地看,中国画家面对如何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问题,很少有人从中国传统哲学与中国画发展理论中去探索、去研究。而是在一些所谓的具有某种创新风格上去反映不同的认识与不同的表现类型。是不够的。
思维形式产生艺术风格。以古人的技法为基础,在原有技法的基础上加以改良或综合利用。如:线条的变化、皴法的变化、大小写意的变化,以及兼工带写的方法等。在“意象”艺术思维的指导下,产生很多种风格上的变化,但是,由于“意象”形式本身具有的局限性,使得“意象”艺术形式发展到现在已集其大成,因此造成很多画家无论再怎样力求变化,也很难跳出“意象”思维的艺术模式。改良的方法并不难,难的是建立自身的艺术体系。若以改良而论创新,只要有一定才气的画家都可以做到,如中国画的皴法,自古以来从小披麻皴到大披麻皴;从小斧劈到大斧劈。此后,在这两种皴法的前提下又出现了米点皴、云头皴、雨淋皴、钉头皴、乱麻皴、留白法,乃至泼墨等,实际这些都未曾离开中国画“意象”的体系。我们是否可以用其它方法反映山石的质感呢?有点自家的风貌呢?
    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切都在进步,工具也在进步,不可能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有人反对工具的改良,这是一种墨守成规的意识,在中国画创新与发展的今天并不可取。从古至今中国毛笔的变化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如:中国毛笔从羊毫到狼毫,乃至鸡毫,从小笔到大笔,乃至到刷笔,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变”字,因此那些视工具为绝对不变的观点是错误的,只有“变”才是发展。世界上任何一门学科都存在一个“变”字,没有“变”就会停滞,作为绘画也不例外,无论笔的变化还是技法的变化都标志着发展。改良笔具的做法,主观上是想借助各种毛笔的形态变化,能够体现出某种水墨风格上的变化,用一种人文精神贯穿于笔墨之中,产生理想的结果。如:有人将笔的毛修剪成各种形态;也有人放弃传统的毛笔改用大、小板刷或排笔,亦有以毛笔、排笔、板刷几种笔兼用;甚至有的人干脆就什么笔也不用,而用手指或其他方式等。画家在创作中采用这些方法,无非是为了在其作品表现中体现出一些区别于古人及今人的艺术效果,然而这些做法均属在“术”中求变。由于没有一定的理论作为支柱,所以这些方法无论怎样变化也都万变不离其“意象”之宗,未能跳出“意象”思维模式。为了建立中国画新的表现方法,改变或采用一些不同的笔具,这在中国画创新的发展中只能算是一个方面,而根本应该解决的是创新理论问题,用坚不可摧的理论支拄来指导工具的改革,赋予笔墨的效果。

    以工艺制作的方法力图制造出某种风格,如:用水拓、矾水、撒盐、油漆拓、揉纸等等,花样繁多,这也是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出现的一种怪现象。可以理解的是,运用这些工艺制作的方法是为了产生某种效果。的确,这些工艺式的方法能够产生一些与用笔不同的现象,但是细加品味终离不开工匠所为之痕迹。中国画的艺术表现本质,不仅局限在毛笔、墨色与宣纸的特点上,更重要的是还要表现出画家的艺术功力、艺术修养与渊博的学识,离开这些即失去了中国画应具有的文化内涵与艺术本质。运用工艺制作的方法,根本无法体现中国画独特的文化底蕴与艺术风格,而且给中国画的发展带来了不应出现的错误导向。中国画发展到现今科技发达的时代,改变及利用一些现代的画具这意味着是一种进步,然而将与绘画艺术有着本质区别的工艺制作引入中国画的艺术创新中,其结果必然会将中国画的艺术发展引向绝路。对此赵无极先生曾说过:“反正绘画必须用笔,离开了笔那不是绘画而是工艺。”“那些制作出来的画,只能算做工艺品,谈不上是绘画艺术。”
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种“中西结合”的说法。流传到今天,所谓的中国画要“中西结合”才能够发展,已经成了一种时髦的认识,好象离开了“中西结合”中国画就再无发展之路了。这种认识实际是一种缺乏理论根据、偏激主观的臆断。从当前出现的一些所谓“中西结合”的中国画作品来看,展示的现象完全体现出了某些画家对“中西结合”问题的肤浅认识,这些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多以摹仿、借鉴,甚至是抄袭西方绘画技法为主要手段,很少能体现出独立的艺术思想。从这种作品中看不到可行的理论依据,更看不到什么创新的东西,有些甚至已经失去了中国画的艺术本质。在这些现象中可以看到的是,所谓的“中西结合”只重在学习西方已经成熟的艺术形式而已,并未从理论上认识到“中西结合”所包含的本质是什么。并不是在一张有线条的画上大面积泼上一些色彩就是“中西结合”,这是用一种病态行为对待绘画,也并不是在所谓作品中表现出的多是丑、脏、怪,好象别人看不懂就是创新,是“抽象”。古人在论其书画艺术强调“神采为上,形质次之”不无道理。
    一个画家的艺术风格与艺术特色不是制造出来的,更不是丑化出来的。风格与特色的形成,包含着画家对艺术本质的深刻理解,个性的展现,才华的流露。那种为了风格不惜丑化艺术的心态,永远也不可能创造出独特的风格,有句俗语讲得好:“天下决没有免费的午餐”。成功只为那些勤奋、认真又有才华的人准备着。
在如何建立起自己的艺术风格问题上,许多画家一直苦苦追求,绞尽脑汁,然而却收效甚微。为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
对中国画发展规律的起源、中国画理论的形成、以及中国画的艺术特性进行过认真地研究,“读万卷书”宋代著名诗人陆游书房有副楹联“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要定了心来读点书,读点画论,对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有所帮助。潜心研究中国画的发展理论与技法理论,在“意象”“象意”“悟象”三象论上下一番苦功,只在“意象”单一思维模式中寻求“术”的变化,只能使中国画的艺术思路狭窄,让深奥的理论指导实践。
  要坚持坐下来、沉下去的求学治学的精神,去却其急功近利、浮躁狂骄、急于求成等不正常的心态,让自己的作品有自己的艺术思维,逐步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
  一个画家若想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必须要闯过三道关,即:A博学,B否定,C建树。所谓博学,就是在学习古今绘画技法的同时,必须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一个出色的画家首先应该是个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旅行家。只有达到了这种文化境界与艺术境界,才能站在高处洞察时代的特性与艺术发展的真谛
    所谓否定,即毫无吝惜地将曾经学习掌握到的技法与理论全部放弃,重新审视自己,在此基点之上研究新的技法和理论。不要为自己所掌握的一点画技和其作品而自鸣得意,所知成了向前发展的障碍,使人失去了艺术智慧,成了名副其实的画匠。沉下来,坐得住,重新正视自我与世界,使之成为真正的画家。
   所谓建树,即在放弃旧的观念中求得新的发展,建立有理论基础的艺术见解,形成具有鲜明独特的艺术流派。建树随心而生,磨练出一代大师。
       惊咤社会与时代的变化。我们如对时代的发展毫无敏感和精神准备,对新的事物一无所知,因此不可能以变化的态度宏观地认识现实,了解其中存在的特点。对于发展变化的时代,便会不知所措、无计可施。“笔墨当随时代”,跟上时代发展的节拍。
   研究时代、理解时代、驾御时代。成为中国画发展道路上的开拓者,不但要有深厚的文化学识及艺术修养,而且站得高看得远,有智慧肯钻研,耐得住寂寞,受得住清贫。在会中国画艺术发展的道上取得成绩,只有这样的画家、艺术家才可能成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画发展的先驱,成为真正代表中国画艺术成就的大师。
    绘画艺术并不意味着是真实的再现,绘画艺术体现出的是画家的想象力而不是视觉,表现出的是画家的内在精神、文化修养以及对事物深邃的洞察与体会,所谓师法自然只是感性的认识,转化为艺术的表现则是理性的认识,这两种意识达不到谐和、互动与统一,不可能在艺术上产生突破。因此只有懂得历史才能认识时代,只有了解民族文化才能知道如何去表现去创新。在绘画艺术领域里,风格体现的是技巧,内涵体现出的是思想,只有将其合为一体,才能称之为完整的艺术。优秀画家作品中表现的是文化、是人性、是激励、是开拓,他们的作品能与人的心灵沟通,其深邃的艺术内涵与艺术美的动人魅力能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与启迪。在世界与社会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欣赏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期望得到更高的艺术享受,我们渴望有更新、更美、更感人的中国画艺术作品问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米芾及他的《蜀素帖》 (朱政法)
Tags:溧阳 书画网 lyshw lyzg
 
浙江艺术网
美术中国

溧阳文化网 中华艺术界 何水法国画艺术世界 中国原创艺术网 中国书画家网
美术家网 怀风堂 泰山画家网 中国书画之家 红顶轩画廊
容奇水乡画廊 中华书画名人网 若泉斋书画收藏网 东方文化艺术网 更多链接 >>>

 网站首页 | 友情连接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在线客服

 溧阳书画网  版权所有 Email:ly.shw@126.com [网站管理]  

制作维护:溧阳之光   联系电话:0519-87990970    Q Q :272916771 

苏ICP备0600653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证030014号  

经营性网站登记注册号:023202002032500017 电子证书

                                                  


Google
 
GOOGLE 溧阳书画网
Powered by: ACTCMS 2.0